香港内部马报大全,香港六会彩最快开奖现场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汽车资讯 >
为管轶教授正名
发布日期:2021-12-01 17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但后续有几张截图传出来后,一些人对管轶的抨击就变味了,从批评指责,到人身攻击和谩骂。

  这群人里,基本没看过管轶的论文,没了解他曾经做过什么,也分不清「微生物学专家」和「临床医生」的区别,更分不清他国籍,就早早扣上资本主义的酸菜。

  3、非典当年,管轶说SARS病毒的宿主是果子狸,后来发现祸首是中华菊头蝠;

  5、还是2005年,管轶在接受外媒采访时,也说「怕」了,夸大禽流感疫情的严重性;

  当初骂管轶有多欢,现在打脸就有多难堪,网上一批大V已经批量删掉自己稿子,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  「相信当局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,因为病原鉴定中的核酸检测,大约2至3天就可以获得结果,但病因溯源需要进行血清学检测和确认,需要2至4周。」

  他还强调:「外界应该给予当局一定时间」,甚至表扬了武汉政府,面对此次疫情的快速反应和公开通知,是很明显进步。

  从1月3日-1月15日,这段时间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,以至于让管轶等一批专家依然保持着乐观心态?

  冠状病毒最长潜伏期是15天,而自1月3日后,内地无新增传染病例,可以判断此次疫情已经得到控制。

  从目前看,病患症状不重,即使有人传人,也非常有限。传染源清楚了,疫情也控制住了,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胜利的曙光,相信民众可以过个好年。

  他依据这么多天的零病例、零医护人员感染、零新增案例,从而得出这个结论,我想没有什么可苛责的地方。

  不仅是远在香港的管轶,哪怕我们百姓,哪怕是一众内地专家,同样乐观,甚至有知名自媒体发文,说:

  「这次新型冠状病毒10天就被破解了基因序列,患者全部救治结束出院,武汉牛逼。」

  一直到1月18日,通报了4例新增确诊;到1月19日,百步亭举办「万家宴」。

  既然当时的主流舆论和报道,都认为疫情可控,我们为什么要把责任推到管轶一个人身上,说他妖言惑众,是外国派来的奸细?(管轶是中国籍,江西宁都人。)

  管轶:不想妄加评论,但有些专家讲话不要人为误导,譬如有人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防、可控、可治。但是否要进一步解释How(如何),即怎么防、如何控和怎么治。

  之前曾经报出几天没有新增病例,当时我还有点乐观,如果再过几天,即超过12天没有新发病例,就说明我们将打赢这场硬仗。

  但如今新增病例增加不少,我想说现在不是比谁官大、比谁权力大,真正要具有对国家和人民负责任的态度。

  去到武汉,了解真实情况后,管轶敢打自己脸,不隐瞒不盲从,反驳自己的言论,避免谣言的进一步传播。

  但因为种种原因,没有什么进展,反而吃了不少闭门羹,愿意合作的科研机构并不多。

  追溯动物源是个比较复杂的过程,我不可能随便找到一个带有病毒的动物就把它归咎是元凶,需要规模和体系等科学分析。

  管轶真正想批评的是,政府在清理封锁海鲜市场前,疾控中心人员为什么没有提前保存好野生动物样本?

  换言之,无论管轶还是地方机构,手上都没有动物样本了,只能推测是某些蝙蝠,比如中华菊头蝠。

  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证实了管轶的言论:因为市场很快就关了,又没有监控,我们并没有找到具体是哪个野生动物,这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  但时间就是生命,拖得越久,对疫情防控就越不利,我们甚至都不确定还有没有其它动物携带了这种病毒。

  如果我们像非典那样,确定了直接传染源就是果子狸,然后迅速隔绝和扑杀,就能防止二次传播的危险,否则传染源会一直存在。

  所以,管轶作为微生物学专家,冒着被感染的危险主动去武汉,但采集不到任何动物样本,只能无功而返,然后自嘲一句「逃兵」,就被人上纲上线攻击了。

  对管轶来说,他的任务是在疫情发生时,去寻找病毒样本,然后拿回实验室,弄清楚病毒特征,找到能治本的方法。

  管轶不是医生,和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不同,留在疫情区没有任何帮助,实验室才是他的前线和战场。

  他明知道继续呆下去,也帮不了什么忙,为何不先撤退,回到科研机构里帮点忙,这不是更有意义吗?

  一群没有上过战场的人,是希望管轶能一直留在武汉?哪怕没有权限,也要继续追查没有方向的动物样本?是一定要不幸染上冠状病毒,才是他们认为的科研大无畏牺牲?

  1月20日晚,哪怕钟南山已经说了「人传人」,但请你们仔细回想一下,是不是还劝不动自己的家人亲戚,推不掉各种走家串户和请客吃饭,还被人嘲笑是小题大做?

  是不是还有许多没戴口罩的人到处跑,在密不通风的菜市场购置年货,或者去旅游度假,在1月25日坐上了日本「钻石公主号」邮轮?

  是不是一直到22日,武汉还是一个「不设防」城市、宣传年轻人和儿童不易感染,甚至在21日晚举办了一场春节团拜会,演员们感冒鼻塞,仍不忘带病完美演出?

  管轶在1月22日过机场安检时,看到安检小姑娘只带着最简易的一次性口罩,只因为上面担心影响形象不让她戴,而这是她自己准备的。

  当时我们就感觉到,第一看到武汉普通民众戴口罩的很少,第二我也看到一些同志们,搞各种各样的大型聚会,这都是让我们非常担心的。然后不管是火车还是飞机厂,还会看到好多人集结。

  嗯,那段时间,如果你戴口罩,可能还会被扣上恨国的标签:「为什么不去移民?」

  如果真有那么多人重视疫情,老实呆在家里,出门戴口罩,疫情恐怕不会如此严重,更不需要管轶去「制造恐慌」了。

  那些喊着「恐慌」、「军心」和「士气」的人,都是不把疫情当一回事的人,或者把维稳看得比生命还重要,喊着不屈小节,不在意伤亡,估计他们也是最后一批不情不愿戴上口罩的人。

  所以,为什么可以一边批评政府要公开透明,另一方面又对敢于直言的管轶大声呵斥?

  要注意眼睛防护,要防止粪口传播,要注意气溶胶传播,提醒儿童与年轻人同样容易感染:

  管轶亲自去武汉调研,然后得出一个悲观结论,这是他的,也是对公众知情权的负责。

  回看这次疫情,要是我们能有更多的,像钟南山、管轶和李文亮等人发声,病毒的蔓延速度会不会有效遏制?

  新闻的任务,不是被报道的那个人你认同不认同,而是各种不同声音你听不听得到。

  按国际权威机构Thomson的排名,在禽流感研究领域,管轶排名世界第五;在H1N1的流感研究领域,全世界排名第四;

  而在微生物领域,他在全世界排名第11位,并连续五年被Thomson评为「高被引科学家」,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。

  我们一般认为,钟南山是抗击非典的主要功臣,但还有另一个不能忽视的功臣,那就是管轶。

  2003年,管轶团队最早分离出SARS病毒,率先证明果子狸是SARS的直接来源。

  之后,他和钟南山一起上报国务院,广东下令清除市场上所有果子狸,才有效遏止了疫情扩散。

  2003年5月9日,钟南山、管轶、闻玉梅、郑伯健,在广州第一军医大学进行「灭活SARS病毒免疫预防滴鼻剂」的攻关研究。

  20天后,滴鼻剂成功研制出来,供最前线的医护人员使用,有效阻断了病毒入侵人体。

  到了2003年夏天,SARS成功退去,全国一片欢呼,大家都在庆祝国庆到来。

  同年9月,管轶还继续监控着后续疫情,他发现短暂禁售后,果子狸又出现在广东的野生市场上。

  从11月开始,每周他会派人去深圳取一次标本,有时候是他的太太也去取。标本取回来后,就进实验室检测。

  12月份,我自己去了广州增槎路的野生动物市场,去了几次,一路检测过去,标本的阳性率越来越高。

  SARS的恐慌好不容易过去,关于果子狸的争议一直都在,现在我突然站出来说,SARS又来了,谁会信呢?

  12月24日平安夜,广州发现一例新的SARS疑似病例。这让我心里非常矛盾。

  最终,一位同事的话,坚定了管轶决心,「不管会有什么麻烦,SARS如果重新回来,就是大事,我们还是要报告。」

  「教授,你明天能不能来一趟广州开会,中央已经把你的调查结果传给了广东,我们都看了。」

  那时2003年12月24日,就出现了一例新发病人,但广东省CDC还没从标本中分离出病毒。

  这个新发病人的病毒,和管轶在2003年10月之后取样的动物病毒标本完全吻合。

  我们在会议上达成共识之后,钟南山院士又起了关键作用,他给广东省的高层领导打电话,陈述事情的严重性。

  当晚,广东方面就召开千人大会总动员。我们约定从2004年1月5日开始清剿果子狸的行动,当天钟南山院士来香港做新闻发布会,广东CDC在广州做发布会。

  清剿从1月5日开始,到1月12日结束,我记忆中广东出现的最后一例病人是1月10日,总共5个病人,清剿结束之后,就再也没有了(非典案例)。

  这证明清剿再次起了关键作用,广东的野生动物市场,确实是SARS病毒的温床。

  管轶作为吹哨人,让国内成功避免了2004年SARS的再次爆发,功不可没。

  「希望所有的人,公众、科学家和官员都能扪心自问,哪些地方我们做错了,哪些地方还有改善空间?」

  「这些年传染病防控上的确有了很大的进步,但是另一方面,学界研究上的一些阻碍依然存在。」

  所以,如果把SARS病毒消失的原因,全部推给夏天高温,那是在抹杀背后所有医护人员、研究人员的防疫功劳。

  病毒哪有什么无缘无故消失,那是因为背后总有这么一群人,在冒着危险去认真做事而已。

  此后中国每一次流感,他几乎都参与过,每一次疫情爆发,他都在一线研究过,经历过禽流感、SARS、甲流H5N1、猪瘟等。

  今年2月1日,湖南省邵阳市就发生一起H5N1禽流感疫情,养殖户存栏肉鸡7850只,发病死亡4500只。

  实际上,它是一种RNA病毒,很容易感染人,且致死率高,可以达到50%以上,比非典严重多了。

  从2003年开始,H5N1病毒就蔓延到全球超过60个国家。几乎每一年,全世界都有H5N1禽流感的爆发事件。

  但万一发生大规模扩散,让病毒得以突变,演变成在人与人之间轻易传播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「我们国家受到H5N1影响的灾害是最重的,这个病毒最早发现就在广东佛山,它传播了十几年,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。」

  「研究者们真正着急的事情,不是与反对者进行针锋相对的争论,而是与病毒斗争的争分夺秒。」

  事情源于2005年7月,汕头大学医学院发表了一篇名为《禽流感:H5N1病毒在迁徙水禽中爆发》的论文,被《Nature》收录。

  对于三类、四类病原微生物的研究,任何政府都不允许科研人员脱离政府的监管。

  换句线级实验室,允许研究的科研微生物不存在着独立的不受政府监管的科学家,全世界都是这样的。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袁国勇有不同看法,他认为管轶的实验室达到了生物安全性要求,其实验也没有构成生物安全威胁。

  由于管轶从健康鸡分离得到H5N1并对其测了序——这一实验在技术上已经超出了法令规定,因为他并未获得有可能造成大规模疾病的病菌的许可。

  我们只是从表观健康的鸡和其它家禽中收集样品,而且理论上这些动物并不会感染禽流感,我们并没有收集会引起大规模爆发疾病的病菌病毒。

  他们应该看到我们在Nature上报道的事实,基因序列和发展过程,而不是仅仅讨论谁对谁错。

  八年后,2013年的3月31日,国家卫计委和疾控中心在全世界公布:中国已发现三例H7N9病例。

  为了赶在病毒全面爆发前遏制疫情,管轶迅速拿到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病毒样本。

  仅用了三周时间,他就完成病毒测序和风险实验,比美国疾控中心早了近半个月。

  「你控制这个疾病爆发,是把源头扑灭,就像你救火一样,要把火源扑灭,才可以扑灭大火。所以,我们工作争分夺秒。」

  正因为一直以来的努力,管轶和李兰娟、袁国勇等人,荣获了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。

  项目是:「以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为代表的新发传染病防治体系重大创新和技术突破」

  2008年:青藏铁路工程;长剑系列陆基、空射巡航导弹武器系统;导弹反卫系统

  2012年:特高压交流输电关键技术、成套设备及工程应用;特大型超深高含硫气田安全高效开发技术及工业化应用

  2016年:第四代移动通信系统(TD-LTE)关键技术与应用;北斗二号卫星工程

  2017年:特高压800kV直流输电工程;以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为代表的新发传染病防治体系重大创新和技术突破。

  你当然可以不认同他的悲观角度,但不能罔顾历史,不能攻击一个功臣的研究成果,攻击他学术目的,攻击他人品,甚至攻击他国籍,扣成「资本主义的酸菜」。

  管轶不需要你们道歉,因为道歉太廉价了;他也没必要讨好大众,不追求什么名人崇拜。

  可能已经忘了,当年杨振宁、袁隆平和孙杨被骂得有多狠,现在轮到了韩红,哪怕是钟南山,非典时期也被批得很惨。

  毕竟下一次我们还不警醒,还继续落井下石,让吹哨人闭嘴的话,历史只会继续重演一遍。

  中国网:中国严格控制病原微生物实验室 3家受到处罚(2005-12-14)

  生物通:PNAS文章再次引发国外著名刊物与国内监测研究争议(2006-11-07)

  三联生活周刊:2003年港大实验室是如何锁定SARS源头的?(2013年10期)

军事新闻 大咖名流 健康新闻 金融新闻 汽车资讯 社会文化 科技前沿 财经资讯 时尚新闻 女性生活

Power by DedeCms